第1167章 民情如水

作品:《大唐之绝版马官

    人们成帮结队,陆陆续续地翻过秦岭赶到长安,到尚书省官衙外、到永宁坊、到大理寺,举着找人代写的万民折替尚书令求情。

    随后,泾阳县县令高峥,居然亲自带着本县上百名百姓,扛着他们自己编织的龙须席赶到了长安,一为声援高峻,二者就是为这些远道而来的乡民送些铺垫之物。

    樊莺不能再陪着师兄了,百姓们的情意弥足珍贵,高峻让樊莺赶回永宁坊,招待这些远道而来的声援者,并好言劝他们回去。

    这可能会事得其反,而且天时不等人,谁家的地里没点事呀。

    永宁坊鹞国公府别的没有,地方有的是,钱也有的是,有高峥送来的龙须席,往鹞国公府的空场上一铺,只要不下雨,晚上也是不怎么冷的。

    管家高白和菊儿、雪莲忙着买菜、买肉,厨房开大灶,做饭菜款待这些人,刚刚把这些人安顿下来,西州的人就到了。

    这次来的人更多,领头的是交河县令罗得刀,西州的万民折一定就是罗得刀亲自写的,抑扬顿挫,已经送到温泉宫去了。

    但是鹞国公府中的地方就不大够了,人们白天去大理寺,晚上时便将席子铺到了国公府的大门外去了。

    皇帝问,“来的人可有各地的官员?”

    内侍答道,“回陛下,都是普通的乡民,官员只有两个,一个是泾阳县的高峥,一个是交河县的罗得刀。”

    皇帝道,“这才可怕,民情如水,可以汹汹,可以润泽……朕的尚书令难道就没有制止他们?”

    内侍道,“陛下你忽略了,鹞国公此时还在大理寺狱里呢。”

    皇帝道,“传朕的口谕,由太子亲去永宁坊,对这些人多加抚慰,这可是个难得的历练机会……嗯,让赵国公陪同前往,至于他们宽免鹞国公的请求,太子尽可酌情应允!”

    于是,赵国公陪同着太子李治赶赴永宁坊。

    有关“民情如水,可以汹汹”的话,他们一到永宁坊便切身地体会到了。

    鹞国公府的大门外,有一大群人连喊带叫,围住一个人手脚齐下的群殴,“打死他!打死他!”

    人群中的那个人左冲右撞而不能逃脱,已经被乱脚踩到了地下,此时只有抱着脑袋挨打的份了。

    这个人正是樊莺在黄峰岭捉住、又录了口供的那个人,他在厨房旁边的小间里有吃有喝,管家高白并未过分地为难他。

    这两日鹞国公府乱乱哄哄,米不大够用。

    高白到米市买了几十袋,手人手也不够,当时便从应援的人群中站出来十几个人来、自告奋勇给帮忙。

    有个人扛了一袋米进厨房,但厨房中已经没有地方,菊儿吩咐说,“放到厨房边的那间屋子里去。”

    这人扛米入室,瞧瞧没有人注意,将一把匕首塞到被看押的人屁股底下。

    此时正是机会,被捆的人先一点一点反手割开了捆在腕子上的绳子,然后再割开脚上的,低头往外就走。

    但菊儿偏偏一步迈进来,手里端着一碗饭是要给他吃的。

    菊儿丢了碗,一把抱住这人喊道,“快来人,奸细要逃了!”

    往日里把在门口的两名家丁,此时偏偏被高白唤去临时有事一个也不在,这人挣了几下挣不脱,一刀扎在菊儿的肚子上,然后夺路而逃。

    才一出大门,刚刚给他递过匕首的人便扯着脖子嚷起来,“快抓住他!好你个奸细,敢跑!看不打死你!”第一个冲上来挥拳便打。

    而府内也恰有人追出,“管家大夫人被刺伤了!”

    这一幕正好被赵国公赶上,一大群人没头没尾地连蹬带踹,赵国公看着,都替地上挨打的人觉着疼,也暗道皇帝料事真有些准头。

    太子甲卫们冲上去,不由分说分开众人,“太子殿下驾到,都住手!”

    地上刚挨过打的人鼻青脸肿、满嘴的血迹,他爬起来后也顾不得疼痛,指着给他送刀的人喊道,“快别让这小子走脱了,他是同谋!”

    而这人已经溜出去七八步远了。

    人们都愣了一下,怎么还有指证同谋的!

    有一人飞跑着追上去,拦腰从后边抱住他,“曹二爷岂能让你给跑了!”

    但此人有些身手,借着惯性、一下子将抱腰的人甩倒在地,接着跑。这人人爬起来不舍不弃地紧追。

    此人便是沙丫城温汤管事曹大,高峻在长安犯事后,有两个人劝曹大,让他也随着进京的人走一趟。

    一个是他的大哥谢广,谢广说,“兄弟,我们哥们能有今日,多亏了妹夫,他有了事,别人都去声援了,我们怎能不去?”

    二嫂在这个理由之外,还想快些让他走开,好不影响她与许敬宗。

    曹大向往着长安的新鲜与繁华,长这么大还没来过,而且也非常想到永宁坊宰相府里看一看世面,他欣然应允。

    人在前边逃,曹大在后边紧追,后边太子和赵国公所带的卫士们也得了指令,从后边撵上来增援。

    坊街口,恰好出现一匹马,马上坐的正是鹞国公三夫人樊莺。

    她从大理寺回来照顾这些乡民们,一眼看到迎面有一人仓皇地跑过来,“给我站住!”她喊道。

    这人闻如未闻,从樊莺的马边擦身而过,今日若让永宁坊的人捉住了,挨打事小,坏了英国公的事大。

    哪知身子跑过去了,脖子却在上边让樊莺伸脚勾住,“叭”地一声,结结实实仰倒在地,被追上来的人一把摁住。

    曹大追上来又是两脚,这才直起身来,当着那些乡民、卫士与樊莺招呼道,“妹子,不知我妹夫此时如何?”

    周围的人惊奇,这个其貌不扬的人居然称呼鹞国公三夫人为妹子,称鹞国公为妹夫,那一定就是尚书令某位妻兄了,怪不得捉起奸细来这样奋不顾身。

    樊莺跳下马来对他道,“二哥,原来你也来了!二嫂在家中可好?”

    曹大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连声说好,又上手擒了捉获人的一条胳膊、与众人押着回来。他想知道太子、赵国公这样的大人物亲至永宁坊有什么事。

    黄峰岭的证人已经重新让人控制起来,又捆结实了,而他亲口指证的同谋,差不了便是英国公府上的人跑过来杀他灭口的。

    太子也不进府,就在永宁坊大街上吩咐道,“将这两个人给寡人带上来!”

    众乡民知道太子要审案,纷纷靠边,打出一个场子来,四周鸦雀无声。

    高白连忙从府中搬出桌案、凳子让太子、赵国公就坐。

    菊儿肚子上挨了一刀,血流了不少,管家高白面露悲戚之色,与三夫人樊莺告诉经过,樊莺顾不得街上,赶入府中看望。

    太子与赵国公亲审,两个小人物怎能招架?

    他们知道,接下来敢有一句不诚实,这两个人随便是谁,都可以下令先斩后奏,将他们乱棒打死在大街上。

    让樊莺在黄峰岭捉来的,叫杜六六,这不必多说,后跑过来给杜六六递刀的,是颜麻子,英国公府的二管家。

    如果这次颜麻子能得手的话,那么所有的乱子都是这些各地赶来的“乱民”所为。

    那么,杜六六死无对证,樊莺拿到的、令李士勣捏着都烫手的口供也就没有了对应。弄得好了,还可往永宁坊无中生有的陷害方面靠一靠。

    而鹞国公一事未平,再给他添些乱,弄得好了,还可往谋反方面靠一靠。

    赵国公冷笑一声,对二人道,“一会本官要带你们到大理寺去,在那里敢有一句翻悔,小心你们的脑袋!”

    杜六六说,“小人头一个便不会反悔!”

    人们纷纷过来参见太子殿下,齐声问朝延对鹞国公要如何处置,“摆明了这是小人陷害!”

    “鹞国公可是我们多久都未遇过的好官,有鹞国公在长安,山南道的官员都换了一大批好的,十分的体恤下情。”

    永宁坊本地的坊民也说,“瑶国夫人在这里对我们都不错,时常周济。”

    泾阳县民众说,“我们的龙须席有了销路,连老婆婆都有了事做,日子刚刚好一点,便有人看着不舒服、要陷害宰相大人了!”

    “太子殿下你英明,能不能给我们个准成的话?鹞国公能不能有罪?”

    民情如水,可以润泽。

    太子对众人道,“从你们的口碑之中,寡人对鹞国公的官声就更有个清楚的把握。这样的官员,以寡人看不会什么大毛病,即便身份上有些出入,但那是他能左右的事么?”

    赵国公道,“但各地的父老们都聚在长安,就与事无补了。鹞国公府上两拨儿夫人们都出京公干,你们却都涌到长安来。宰相府只有个樊夫人在,还得照顾鹞国公,万一对列位招待不周,樊夫人岂不难过?”

    人们纷纷道,“我们来,又不是贪图享受,有块席子、有口饭就成了!”

    赵国公说,“话说到这个份上,本官已足见列位的盛情,但列位想一想,如果不是人多眼杂,鹞国公府大管家的夫人会不会受伤流血?”

    人们一时话就少些了,赵国公趁热打铁,又开导道,

    “列位父老们请再想一想,若非太子殿下及时赶到,这个颜麻子或是杜六六让你们在永宁坊失手打死了,鹞国公身在大理寺岂能脱得了干系呢?”

    太子李治暗自佩服长孙大人的循循善诱,这样一位一品国公,可不全是高堂阔马、鸣锣开道、拒人于千里之外。在面对这些朴实、且又鲁莽的乡民时,才更见其能力。

    赵国公说道,“太子殿下担心着各位的食宿冷暖,非要移驾过来看望,不然殿下此时就该坐镇在大理寺、以防案子的审理出现偏颇了!”

    “国公,我们可以马上回去,但回去后家中老父亲还等着准信儿,小人该怎么对他说呢?”

    赵国公给他的外甥使个眼色过去,李治会意,朗声道,

    “这件案子连诸位这么远都惊动了,但陛下只是令高峻放下手中的差事配合审理,鹞国公还是鹞国公、宰相还是宰相,而指证他的人,当时便被陛下罢职为民!陛下识人无数,与万民的看法在许多时候都是一致的。”

    太子也不是白给的,真拍着胸脯子应承下来、说鹞国公无罪,那会失了进退的分寸,而案子还在大理寺审着呢。

    他这样说,意思很明白、又没什么具体的承诺,但乡民们却已知足了。

    可不是吗?哪有案子未结先将原告打死的?

    人们纷纷道,“我们都回去吧,长安有太子殿下在呢,岂会有什么大事?再说这些日子,我们也真给宰相府添了不少的麻烦。”

    人们张罗着离京,与樊夫人辞行。

    樊莺连忙让高白,拿府中的钱给人们打发盘缠、带上钱路上吃饭,几百号人不是个小开支,但樊莺都舍得。

    泾阳县令高峥自然也要回本职,他这次的举动对兴禄坊有个不小的触动,这倒与他的五叔高审行成了个鲜明的对比了。

    罗得刀则被樊莺留下来、在永宁坊打个帮手。

    菊儿腹上被刺的那一刀深是深了些,但一则菊儿发福、身上肉也不薄,二则杜六六急于逃命,慌忙之中并未扎到要害,被樊莺及时赶来止了血,已无生命之忧。

    一下子有两个来自于英国公府的人证在手,太子暗道,夏州那个女刺史送信之举也不知是不是故意,但这下子对她们总算有个交待了。

    曹大并不想走,他到府中看了看,谢金莲也不在府中、樊莺也不特别的加以挽留,他怎么也不好腆了脸硬留吧?

    但总算来了一趟大长安,让人甩个跟头就离开了,什么也未看一看,曹大的心中有些惆怅若失。

    太子想急着去大理寺,但赵国公不急,而是吩咐手下,“去,把那个奋不顾身拦截凶徒的人给本官叫过来。”

    曹大不知赵国公找自己有什么事,惶惶然被人领来。

    赵国公笑眯眯问曹大,“你可有什么东西掉了?”

    曹大懵懵懂懂,两只手到自己身上去摸,最重要的钱袋未丢。

    赵国公笑着对他说,“摸摸你脖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