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五章 无生

作品:《最初的寻道者

    顶层会客厅。

    一个身穿男装,作青年文士打扮的女子从门后走出,她看着从升降机中走出的白墨,双眼微微一凝。

    大概是有意塑造的气氛,四处摇曳的烛光,恰好在她的身上披了一层薄薄的金光,让她更添了几分的神圣。

    她的相貌算不上天人之姿,脸型显得相当的硬朗,甚至楼下正在代替她进行发布会演讲的替身,也要比这个正主妩媚不少。

    但眼中透露出来的威严之势,却是替身无论如何都无法演绎出来的,从她的眼神里,白墨只读到了四个字——君临天下。

    “你想要当皇帝?”白墨没有任何的铺垫,便将自己心里面的想法,当成了两人交谈的第一句话。

    毫无疑问,他的话刚说出口,气氛瞬间就变得肃杀了起来。

    即使是身经百战的穿越者,也没有见过说话会直白到这种地步的人,哪怕她确实有着这样的念头,也很难向着一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坦白。

    在一个言论并不自由的世界,只要为这样的一句话点头,完全就可以加上一条谋反的罪名了。

    当然这也是白墨最后的测试,测试对方是不是一个穿越者的小玩笑。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种在古代极为反动的言论,从小接受忠君思想洗礼的古代人并不容易接受。

    但对于有着现代人思维的穿越者而言,穿越回去造反当皇帝这样的想法,估计每个人都曾经有过。

    “先生还真是……嗯,直接。”

    卢家的二小姐沉默了一会,总算是从牙缝中挤出了这几个字,要不是周围全是她的心腹手下,今天是免不了要大清洗一轮了。

    自己因缘际会遇到的这个少年,确实一点也不简单,上来就是直戳自己藏得最深的想法。

    “既然先生已经清楚了妾身的意图,那么还请给个准信。”她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白墨注意到周围出现了不少针对他的敌意,大概只要他一拒绝这事,马上便会有一场瓮中捉鳖的围杀。

    毕竟事关重大,一旦泄密卢家也会有灭顶之灾,容不得半分的大意。

    “可以呀。”白墨仿佛就像是在决定今天下午吃什么一样随意。

    这样随意的答复,自然引起了卢玥笙的一些不满。

    在她眼里起义是玩命的大事,特别是她一个女子,却想要在这个世界争霸天下,成功的希望甚是渺茫,但拉人入伙时对方却是漫不经心地同意了,完全不带一点犹豫,这换谁都会有些不安。

    “那先生所求的又是什么?立国的龙气?修道的财资?”由于白墨是某件神兵为她指示出来的有缘人,所以她还是耐着性子地继续问道。

    “我要什么……”卢玥笙的无心一问,再次挑起了白墨的思绪。

    “让这个世界燃烧起来?”

    ……

    白墨的话让卢玥笙感到有些不寒而栗,特别是从对方的眼神中,她看不到任何一点伪装的成分,那完全是一种很自然的情感流露。

    “这个世界真的有人不为名望,不为利益,对一切既没有爱,也没有恨,只是单纯的无聊?

    那双极度冰冷的眼睛,也许需要整个世界的燃烧,才能稍稍融化?”

    她闪过了许多念头,大部分都跟疯子这个词挂钩,但极佳的自控能力让她忍住了没有说出来。

    一身白衣的少年,这一刻在她眼里犹如一只混乱邪恶的地狱恶魔。

    “恶魔又怎么样,本宫两世为人,区区古代恶魔还不是手到擒来。”身为一个来自现代的穿越者,对古代土著天然就有着一种优越感。

    那是文明层次的自信,是先进文明对落后文明的信息碾压。

    正是这种信息层面的优势,让她在这十多年间,从一个出身在贫民家庭、一无所有的次女,变成今天财富触角伸到邻近数城的大商人卢半城。

    “看来这趟异界之旅不会无聊了。”

    白墨没有开启神念,也没有使用情感视觉,但他还是从那个一脸英气的少女她眉宇间的细微调整,猜出了对方的心态变化。

    “你为什么会找上我?”白墨反过来问道。

    将绝大多数的力量都封印到身体里面以后,他能够随意使用的力量回到了五阶的层次,除非是选择放弃这个马甲,不然在动用七阶力量的瞬间,身体就会因为承受不住而爆裂。

    他有预感,顶着这个转生的马甲,后面也许会遇到一些更有趣的事情。

    而五阶的天能力,似乎刚好就被卢玥笙背后的某个同一层次的东西给干扰了,所以他才会去反问原因。

    “暮火告诉我的。”卢玥笙从衣袖里拿出了一把短剑。

    “对了,还没有问先生的姓名。”她突然发现,自己从那句“你要当皇帝”开始,就一直被对方带着节奏,甚至连眼前少年的名字都还不知道。

    “白无生。”白墨随口编了个名字。

    “白先生来这里,让我为你接风洗尘。”盟友关系初步确立下来以后,她将白墨带到了芦苇坊顶层的偏厅。

    酒红色的木桌上,摆满了芳香四溢的酒菜,每一碟的价钱,都足够一户普通的三口之家舒服地生活上大半个月。

    寒落城的特产,因为传闻中可以让皮肤保持光滑而被炒到天价的冰肌鱼,现在却被相当浪费地做成了鱼蛋……

    “请。”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卢玥笙发现这个少年拿筷子的动作似乎有一些笨拙,好像很长时间没有用过的样子。

    ……

    酒过三巡以后,也许是酒精的作用,她热血上头,突然有种想要说些什么的冲动。

    “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活得太艰难了,妖魔鬼怪什么都来欺负他们,我想要当上女皇,改变这一切……哈哈哈……嗝……哈哈哈……嗝……”

    卢玥笙就像换了个人似的,一边打着酒嗝,一边说着些奇怪的话。

    “抱歉,小姐她喝多了,我们送她回去!”几个内侍从没见过这么失态的主人,为了不闹出更大的笑话,赶忙跑出来圆场,扶着她到后面的房间休息。

    “我没醉!我弄出了火药,肯定可以搞死它们,嘿嘿嘿……”被几个侍女扶着离开的时候,她还恋恋不舍地说道。

    p:周六有事,没法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