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 靠山不嫌多

作品:《锦绣山河之妃出农门

    “煎肉排。”玉衡端了几盘子肉过来,顺便报上菜名。

    平西王、封老、长公主只看了面前的碟子一眼,脸就拉长了。这一次,叶子衿更过分,给他们的肉还没有有手指长,宽度倒是有达到了一指宽。

    刚刚他们看叶子衿做的肉排足有巴掌大,没想到这丫头居然将巴掌大的肉分给了他们九个裁判。

    只有手指宽,还有手指长的肉条,放在白净的盘子中,怎么看怎么觉得怪异。

    “我家小姐说了,要用匕首将肉条切成丁吃。”玉衡分完以后,还很好心地叮嘱大家。

    启月叹口气,让侍女递过去一把匕首,直接开始动手。

    人往往会无师自通,单用一把匕首切肉,肉条还会滑动,根本不好切。启月只得又用勺子压住了肉条。

    第二个动手的是欧阳楚,他本是练武之人,一把匕首切着肉条,就像切小菜那样容易。

    盛怒的平西王在看到叶子衿让摇光端了一个巴掌大的肉送去容峘的时候,气得他差点儿拍案而起。不过,叶子衿还算有良心,在送给容峘的同时,也送了李玲珑和两个孩子一份,同时,居然连配套餐具都送过去了,一把叉子,一把小刀。

    容峘显然吃过这种煎肉排,太子等人很快发现他是怎么吃了。

    左手拿刀,右手拿着叉子,肉排被分成了肉丁,然后用叉子送进嘴里。容峘本来就是贵族出身,吃起肉排的过程真是说不出的优雅,围观的人全都看呆了。

    李玲珑姑侄三人有模学样,也是吃得津津有味,特别是最小的李婉儿,由于年纪小,拿着刀叉还不怎么稳当,容峘居然很贴心地帮她将肉切开了。

    那样从容温柔的眼神,让不少年轻的姑娘、小媳妇眼中闪过火热的目光。

    得了,自家闺女和孙子、孙女全都得到了优待,平西王的火气总算是消了。没有叉子,他直接用筷子,然后从身上掏出了一把匕首,肉条很快就边城了肉丁,一块肉丁下口,平西王的眼睛一下亮了。

    “不错,不错,这才是正宗的梅花肉味道。”疯老头手里拿着一把黑不溜秋的匕首,正吃得起劲,“不行,丫头,你再给老头做一块,分量太少了。”

    “给本王也来一块。”八皇子看别人吃得那么香,眼睛都直了。

    “梅花猪身上只有最柔嫩的地方才能做成煎肉排,一头猪身上能用地方就那么一小块。没有食材了。”叶子衿淡淡地回答,手里正忙着包饺子。

    老头气结,也不知道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那等会儿做的煎饺多给几个给我。”老头和她讨价还价,“你总是偏心眼,不尊敬老人,会遭雷劈。”

    “要劈的话,也是先劈你。不让自家儿孙孝敬你,你跑出来吓唬我这种弱女子干什么?”叶子衿嬉皮笑脸地回答。

    封老……

    “叶姑娘,你盆里的肉馅那么多,就多包一些呗。到时候别又分了一个两个,吃着也不过瘾。”玉海棠更是厚脸皮凑过去。

    “让你做裁判,又不是请你吃饭,想填饱肚皮,后转,云客来里管饱。”叶子衿白了他一眼回答。“你们身为裁判,却不住过来打扰我,让我分心,我可不可以抗议?”

    “再乱说话扔出去就是,反正剩下的人足够用了。”她的话音一落,那边容峘直接配合。

    牛气的人惹不起!

    “谁乱说话了。你小子下来乱说话干什么?”封老转身就给了玉海棠一巴掌,然后讨好地看着叶子衿,“丫头,你好好做,谁敢过来捣乱,老头揍死他。”

    “我记得有人威胁过我,等哪天吃腻了我做的菜,一定要我好看。”叶子衿头也没抬,直接笑嘻嘻地说。

    封老……

    该死的丑丫头,没想到她如此小心眼,居然还一直记着他说过的话了。

    “这话谁说的,老头帮你揍他。”他像得了失忆症一般,笑嘻嘻地四处张望了一下,顺便给了玉海棠一个威胁的眼神,然后又继续讨好地看着叶子衿,“小丫头你已经长得很漂亮了,不用再变得更好看。你用心做,我不打扰你了。”

    说完,他一本正经地退到了裁判席上。

    厚脸皮!太子、平西王等人全都无声地看着他。

    可惜,老头根本不看任何人的脸色,他继续盯着叶子衿看。

    “肉香中带着淡淡的冷梅香气,若有若无,细细品味,肉质中还带着丝丝冷梅的甜味。这才是名副其实的梅花猪肉。”欧阳楚第二个开吃,却是最后一个吃完的人。

    “只此一次,恐怕以后再难寻此梅花猪的味道了。”启月也感叹一声。

    兰月公主听了,脸色更加难看了。“明明都是梅花猪肉,欧阳将军也未眠厚此薄彼吧。”

    “公主是不服气吗?”欧阳楚并没有因为兰月是公主而有所退让,“裁判并不是本将军一个。公主如果不服的话,可以问问太子殿下、十皇子、长公主和平西王。”

    长公主听了叹口气,她看着兰月公主解释,“御厨用的是梅花猪肉猪排一处的肉,肉本身带着冷梅的香气,但坏就坏在厨子认为肉质中的梅花香气太淡,所以他特意用梅花猪肉和冬季采摘的梅花花瓣做酱料,如此一来,梅花的香气就变得浓厚起来,反而掩盖住了梅花猪肉肉质本有的特色。”

    “小人不明,原本小人在宫里也是如此做法,从没有人质疑过小人。为什么,今日长公主吃了第一口,就不满呢?”御厨跪在了长公主面前讨教。

    “如果没有尝过叶子衿做过的菜,本宫也不会挑刺。但吃过了叶子衿做过的菜以后,本宫才明白,真正的美食,不是需要过多的点缀,也不是需要多么精贵的食材,只要能激发出食材原有的味道,能让吃过的人感觉到快乐,才是一个厨子真正的成功之处。”长公主慢条斯理地解释,“叶子衿选用了梅花猪肉最肥嫩的部分,她用到了调料很少,但她十分重视食材本有的味道,煎肉之中没有配菜,她连洗肉所用的清水,选用的都是梅林中的溪水,可见她用心的程度。”

    御厨听了,诧异地看了叶子衿那边一眼,他还真不知道叶子衿是用梅林中地溪水洗肉的。

    “小人谢长公主教导。小人会继续努力。”御厨咬着牙回答。

    这话意思是他并不服输了。

    长公主微微颔首,不愿再多说什么。

    一会儿,御厨送上了第二道菜。

    第二道菜居然是甜食,蜜汁肥肉,肉是蜜色,颤颤巍巍,看起来十分漂亮。

    “居然用的是越清王卖出的调料。”林阁老一口尝出了味道。

    “不过,越清王所出的调料,其中老抽上色的确很漂亮。”长公主笑着附和。

    其余的人没有说哈。真不愧是御膳房出来的厨子,这一道创新的菜口味真不错,几乎所有裁判面前盘子里的肉全都被吃光了。

    兰月公主看了,顿时又得意起来。

    呵呵,叶子衿不是打破了南靖国光做炖菜的传统吗?没关系,御厨在这几天也研究出了新菜,看叶子衿还能不能仗着新颖的做法获得满堂彩。

    叶子衿第二道菜比较普通,炖大骨头。

    兰月见状,差点儿不顾身份大笑起来。没想到呀,叶子衿这么笨,居然选择了传统菜的做法,这一次,自己这边算是赢定了。

    叶子衿端过来的汤颜色是乳白色,上面飘着绿色的葱花和红色的枸杞和大枣,这碗汤看起来有些眼熟。

    接着长公主等人很快就想起了,当初叶子衿做的羊肉汤似乎和这碗汤有些相似呀。

    比赛之中,选手如果拿出了相似的菜品,说实在话,真的不讨喜。

    长公主微微皱起眉头,然后用勺子挖了一勺子浓郁的白汤放进嘴里。汤如期待般鲜美,虽然和羊汤有相似之处,喝起来的口感却绝无半点儿相同。

    “这么大一块骨头?这丫头还真舍得?”林阁老看着碗中的骨头,情不自禁地摇了摇头。

    “我家小姐说,骨头可以断开吮吸。”摇光特意过来叮嘱大家一声。

    啃骨头?平西王也很不高兴,他们又不是狗,吃什么骨头?

    老头和玉海棠没有太子等人身上的贵族毛病,听了摇光的话,两个人,不,是四个人,启月和欧阳楚,几乎是不约而同动手,经过叶子衿煮过的骨头轻轻一折,骨头就断开了。

    对着断开的骨头用力吮吸,骨头里的骨髓就流进了嘴巴中。

    美味,就是分量太少了一些,四个人吮吸的声音彼此起伏,让太子、平西王几个人全都看呆了。

    太子等人一狠心,算了,连当众撸串都做过了,还怕什么?

    剩下的几个人也将骨头断开了,然后再也没有人愿意说话了。

    兰月公主看得脸色发白,御厨更是差点儿跪了。为什么?叶子衿做出的一根大骨头,居然也如此吸引人呢?

    “再来一根。”李玲珑一根吮吸完了,觉得不过瘾,又嚷了一声。

    大骨头,叶子衿熬了许多,对这边一桌,叶子衿还是比较优惠偏心,玉衡很快又给他们送来了一大盆的骨头和汤。

    八皇子顶住容峘杀人般的眼神,硬是坐了下来,分了一杯羹。

    他得逞了,李乘风和李成宇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也在这一桌坐下来,“浪费粮食可耻,还有这么多汤和骨头了。”

    容峘冷冷瞥了他们一眼,没有再说话。

    第三道菜,叶子衿上的是甜品。

    兰月公主和御厨差点儿被她气死,兰月公主觉得叶子衿就是在故意针对她。他们这边刚刚第二道菜上的是甜品,叶子衿第三道就紧追其后,不是故意气她是什么?

    “用水果入味,肉的香味,果子的酸甜结合,相得益彰呀。”女人对甜食要偏爱一些,长公主第一口就爱上了这一盘菠萝咕咾肉。

    “汤汁浓厚,却不是面粉调制,真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十皇子一边吃一边研究汤汁的问题。

    由于叶子衿小气,每一次给裁判的分量太少,几个裁判也学聪明了。他们拿到了菜品以后,再也不会像开始一样大口吃,而是学会了细细品尝。

    “颜色也很漂亮,居然是鲜亮的红色。”长公主十分喜欢这道菜的颜色。

    “小丫头也不怕那小子撑着。”封老一边吃,一边嫉妒不远处的容峘。

    容峘爱吃甜食,所以叶子衿再一次偏心地给容峘送去了一大盘。

    遇上了自己爱吃的菜品,容峘彻底化身为护食者,任凭八皇子说得天花乱坠,也休想从他盘子里夹走半块肉。

    李玲珑和三个孩子,也是警惕得很,每当八皇子的筷子伸过去,李成宇和李乘风的筷子就挡了过去,因此,这一道菜,可怜的八皇子,一块也没吃上。

    “六哥,你也太无情了。”李泽坤气呼呼地瞪着容峘,开始指控他。

    容峘如没有听到一半,慢条斯理吃自己手中的一份。

    第四道菜,叶子衿上的是辣菜,水煮肉片。

    当然她裁判们再一次见识到了她偏心的一面。

    “哼,肯定是担心那小子不能吃辣。”裁判席上,几个裁判正大眼瞪小眼,气不过说话的是封老。

    不过,这一次叶子衿还算比较大方,送上去的四盘的饺子。但仅此而已,九个人分食四盘饺子,分到每个人手中,还算多吗?更可气的是,四盘饺子的做法还不一样,有煮出来的,有炸出来的,有煎出来的,还有蒸出来的。对应地,四盘饺子里的食材也不同,更可气的是,连调料都不同。

    “等等,大家数好了再吃。”长公主提议。

    “老夫赞同。”

    “对对,分着吃。”

    “本宫没有异议。”

    林阁老、十皇子和太子赞同,平西王、欧阳楚几个却没有说话,各凭本事,谁抢到谁吃才好了。反正论起手快,他们也得排在前面。

    封老和玉海棠更不高兴,他们本来就没有自觉性,好不容易看着一大盘的饺子,如果凭抢的话,他们两个只会多吃,不会少吃。

    不过,人多的坏处就是他们两个人做不了主。

    “拿盘子过来。”林阁老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吩咐了小厮准备。

    小厮很快就抱着一大摞的碗碟过来,启月直接和太子负责分饺子。

    饺子看着多,果然被大家一分,每一种每个人几乎只能勉强摊上两个。

    为什么说是勉强呢?因为,有的分量多,有的分量少,为了保证公平,一种分得多了,其他的必然要分的少。

    “好好吃。”李婉儿又遇上了选择综合征,四种口味的饺子,她都想吃下去。但她的胃小,根本吃不了那么多呀。

    容峘碗中的是煮好的饺子,他的吃法比较独特,一边吃着饺子,一边吃着咕咾肉,果然,甜食才是他的最爱。

    兰月公主第五道菜还是改良的菜品,桂花蒸肉。浓郁的花香,颤巍巍的半肥肉,品相上看,依旧很不错。

    但兰月公主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御厨还没有来及解说一番,叶子衿第五道菜也送了过去。“粉蒸肉。”如冰冷冷地报上了菜名。

    听到这道菜的菜品,兰月公主整个人都觉得不好了。

    不过,叶子衿没有给她喘息的时间,裁判们还没有来及品尝这道粉蒸肉,摇光和玉衡就将东坡肉、梅菜扣肉、红烧肉、回锅肉和狮子头端了上来。

    御厨也准备了肉丸,不过他们准备的肉丸并没有叶子衿准备的狮子头大。

    他们本打算菜一道道慢慢地上,不过当他们看到叶子衿接二连三将菜端上去,立刻淡定不了了。几个御厨一咬牙,直接也将肉丸和剩下的菜端了上去。

    “去去,一边去。”老头不耐烦地让小厮将御厨送去的肉菜送到了边上。他娘的,有小丫头做的菜,傻子才会去吃别人吃的菜了。

    呵呵,一窝端全上来才好,赶紧结束了。小丫头偏心眼,比赛结束以后,她肯定会为她自己做好吃的。

    这个想法不仅仅只有老头才有,平西王、太子等人心里也有数。

    于是九个裁判一阵风卷残云一般,将叶子衿送上去的菜全都刮分了以后,又象征性地吃了几口御厨做的饭菜,然后各人就站起来准备离开了。

    御厨看到裁判席上剩下的肉菜,四个人全都红了眼睛。想他们在宫里也是属于厉害的厨子,怎么到了外面反而被这么多人嫌弃呢?

    不服气之下,几个人都想尝尝叶子衿做的肉,可惜裁判席上,凡是叶子衿做出的饭菜,根本找不到半块了。

    “饺子,好吃的饺子,十个五两银子。”就在太子等人好奇,叶子衿为什么没有趁机捞一笔了,就听到玉衡和如兰大声招呼起来。

    还有饺子?想到刚刚才尝了几个饺子就没有了,太子等人立刻来了精神。

    “来一份吧。”太子吩咐身边的小厮。

    其他人不甘落后,也各自让身边的小厮过去排队了。

    封老和玉海棠没有小厮可用,干脆自己直接跑过去定了两碗。

    “等会儿请你吃好吃的。”叶子衿笑嘻嘻地说。

    “嗯。”容峘淡笑着答应。

    叶子衿也不管别人怎么想,进了云客来以后,就直接窜进了后面的小厨房。

    “姑娘,肉馅快没有了。”小厨房内,从王府里调集过来的丫头和厨子正忙得热火朝天。大家虽然很忙碌,却没有一个抱怨。特别是几个厨子,看到叶子衿,眼中的敬意显然易见。

    跟着叶子衿,他们可以学到很多,几个大厨都是将叶子衿当作师父看待。..

    “我再给你们调一些肉馅,等会儿咱们改卖馄饨。”叶子衿想了想吩咐。

    馄饨是什么?南靖国并没有,几个厨子听了大喜,又可以学到几招了。

    “天机。”叶子衿冲着门外喊一声。

    “姑娘。”天机猴一般地窜进来。

    “将外面的大骨头汤多放一些清水继续煮着,等会儿要卖。”叶子衿像个奸商一般,笑呵呵告诉他,“等会儿请你吃好吃的。”

    好消息!“姑娘放心,保证完成任务。”天机高兴得就差手舞足蹈了。

    于是,等在外面排队的人就看到,天机挑着一桶水过来,然后过去将清水倒进了骨汤中。

    众人惊讶地看着他的动作,难道等会儿还要卖骨头汤?

    端着碗正在吃饺子的周成,眼睛顿时亮了,就算是卖骨头汤,只要是叶子衿的手艺,他都会买一份。

    馄饨比饺子还容易包,不过和饺子不同的是,馄饨需要汤中需要加上调料。

    叶子衿让厨子切了许多的香菜和蒜苗,然后放香菜、蒜苗和各种调料在碗中,接着将煮好的馄饨放进碗中,加入大骨汤。

    “端出去。”一切做好了以后,她吩咐如兰她们端出去。

    “王爷,这是小姐做好的馄饨,让王爷暖暖胃。”第一碗馄饨直接放在了容峘的面前。

    李玲珑、李婉儿和李逸周也得到了一碗,托盘中还有两碗馄饨。

    八皇子眼睛顿时亮了,最后两碗,肯定是非他莫属,这是小丫头欠他的一份。

    在他的期盼中,摇光则将一碗馄饨送给了平西王妃。

    王妃有些诧异,她自觉和叶子衿的关系算不上亲密,叶子衿居然主动送了她一份吃的。

    她刚刚才吃完一碗水饺,此时并不是很饿,不过傻子才会拒绝叶子衿送出的美食了,“代我谢过你家小姐。”

    摇光微微颔首,顺手又将最后的一碗送给了长公主,“小姐说,吃过太过油腻的食物,还是喝一碗汤比较好。”

    长公主同样觉得惊讶不已,叶子衿的举动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之外。

    “你家小姐亲口吩咐这一碗是送给本宫的?”长公主意味深长地盯着她问。

    “王妃、长公主别误会。我家小姐没有别的意思,小姐送一碗馄饨给王妃,是因为王妃坐在边上,一直没有吃上东西,而王妃是郡主的母亲,作为合作者,小姐不想失礼长辈而已。”摇光不卑不亢地说,“至于送给长公主这一碗,是因为听王爷一次提过,长公主的胃口也不是很好,所以小姐认为女人不易,所以才多做了这一碗。”

    这话听起来很中听,也很得体。长公主微微点点头,伸手接过了碗,也算是接受了叶子衿的一番好意。

    “居然忘记了我老头。”封老勃然大怒。

    “小姐说,你心怀不轨,比赛结束以后,最好不要给你做任何东西吃。省得像你所说一样,万一哪一天,你吃腻了小姐做的菜,回头算计小姐,小姐就连哭的地方都没有了。”摇光大大方方将封老那天威胁叶子衿的话,复述了一边给大家听。

    “原来你这么坏,比玉海棠坏多了。”李玲珑恍然大悟地扭头看着封老,“我要是子衿,肯定也不愿意让你吃我做的食物。”

    封老听了,立刻气呼呼地瞪着她。

    李玲珑可不知道他的身份,他瞪李玲珑,李玲珑立刻反过来瞪着他。

    李乘风和李成宇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份,但见识过他的身手,兄弟两个见他瞪着李玲珑,立刻变得警惕起来。

    气氛一时之间有些紧张。

    “以后那就别吃了。”容峘淡淡地开口。

    “你在威胁我?”封老生气到了极点。

    “是又如何?”容峘淡淡地回答。

    封老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小姐说王爷今日吃的肉太多了些,等会儿只能吃素菜。”就在双方剑拔弩张的时候,如冰出来复述了叶子衿的原话。

    这下轮到容峘脸色变得了苦涩。

    封老见他也吃瘪,心里总算是满意了几分。哼,好在小丫头没有厚此薄彼,他勉强不和她计较。

    一会儿,王府中一个厨子出来站在外面开始调馄饨卖,居然是新的食品,大家又见识过大骨头汤的魅力,馄饨生意顿时变得空前的好。

    “果然是掉进了钱眼里了呀。”八皇子捶着桌子叫唤,“换了厨子,做出的味道可是要差太多了。”

    楼上,兰月公主也让人下去买了水饺和馄饨上去。

    水饺先吃光,吃完以后,兰月公主叹口气。水饺的味道只能用两个字形容,那就是美味。

    馄饨虽然不是叶子衿所做,可是光是骨头汤的味道,就足以让人沉醉其中了。

    当然几个御厨在吃完水饺和馄饨以后,也明白了他们为什么会输了。

    冲着叶子衿这份手艺,他们估计还得继续苦练才能追的上。

    作为厨子,他们也很明白,其实光有苦练还不行,还需要天赋。叶子衿在下厨方面,天赋实在是惊人呀。

    “小姐让你们先吃碗馄饨垫垫肚子,小姐亲自做的。”摇光出来招呼天机几个人。

    这话很气人,也很伤人。

    叶子衿那丫头的心果然是偏的呀。

    天机几个听了,立刻兴高采烈到边上的桌子旁坐下了,摇光、如兰几个端着馄饨放在了桌子上。

    热气腾腾的馄饨似乎和外面正在卖的馄饨没有什么不同,但平西王等人,心里还是有些发酸。他们个个都在心里琢磨着,他们吃的馄饨和叶子衿亲手所做的馄饨,肯定还是有不同之处。

    “让本王尝一个。”平西王对王妃说。

    王妃一愣,然后将碗递了过去。

    平西王舀了一个放进嘴里,林阁老、太子等人的目光顿时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

    “果然不同。”一个馄饨下肚,平西王几乎是咬着牙将自己的感受说出来。

    天机龇牙一笑,“那是当然,天下又有几个人厨艺能超过叶姑娘?”

    哼,小人得志!

    更可气的还在后面了,天机他们一碗馄饨下肚以后,摇光她们居然又端了一碗给他们,“小姐说,你们累了一上午,保护王爷辛苦了。所以一定要吃饱。”

    这叫什么鬼话?保护容峘很辛苦,今天这么多人侍卫守着一条街,各府还都带着侍卫出门,哪个不长眼的刺客敢在这时候冒出来?容峘身边的侍卫简直就是光拿月银不干活的家伙,还辛苦?

    叶子衿可不知道外面的人正在吐槽,她用剩下的下水和肉为自己做了不少的菜品。

    “郡主,你们一家人还是坐在一桌比较好。”不大一会儿,摇光出来对李玲珑说。

    李玲珑刚要撒娇,不愿意离开容峘这一桌,摇光接着解释,“小姐请你们一家尝尝新菜。”

    原来是请他们一家吃饭呀,李玲珑立刻阴转晴。“母妃,父王,我们坐一起。”

    平西王脸上也露出了得意之色,他笑呵呵地点点头,“你们都坐过来吧。”

    于是,平西王府立刻坐成了一桌。

    “长公主,你府里有人,干脆也做成一桌好了。”摇光又看着长公主说。

    长公主更加惊讶了,叶子衿做事还真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了。

    或许是看出了长公主心中有疑问,摇光咳嗽了一声,正色解释,“长公主或许会觉得奇怪,小姐为何愿意为长公主下厨吧?我家小姐说,她孤身一个人在外,家中也是普通的百姓之家,要是有不长眼的人欺负她,她也没有办法反抗。王爷和郡主虽然算是靠山,但她不介意多结一些善缘,多找一些靠山。”

    如此直白?摇光直白的话,倒是让长公主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她这辈子还从没有遇上叶子衿这种直白的大傻子,京城中别人就算是有求于她,也绝对不会有人像叶子衿这样傻乎乎地当着这么多人面说出来

    “本太子也愿意当她的靠山呀。”太子笑呵呵地插一句。

    “六哥不靠谱,我也可以当她的靠山。”八皇子来了精神。

    “我家小姐说,京城中除去王爷和郡主外,她就只相信长公主。别问为什么,她说来自于女人的自觉。”没等八皇子和太子问为什么,摇光直接给出了解释。

    只是这个解释让八皇子和太子有些心痛。

    “她不怕本宫不答应?”长公主淡淡地问。京城中各方势力明争暗斗,她并不想掺和任何一方。

    叶子衿想用几盘菜就打动她,想得倒是美。

    或许,这是越清王的意思?

    “小姐说,长公主不愿意做她的靠山也无所谓,反正她只要平平安安出了京城,以后再也不会来京城,几盘菜就当结了一个善缘。”摇光微笑着解释。

    众人一听,心里全都吃了一惊。

    叶子衿的意思,好像是不愿意再到京城来呢?难道她和越清王的关系,并不是大家猜测的一般?

    “我老头愿意当她的靠山。”封老跳出来嚷嚷。

    众人对他嗤之以鼻,一个臭老头,连吃饭的银子都没有,还敢说要当叶子衿的靠山。

    “小姐不信你,因为小姐只是个商人,本来并没有太多的危险。但你的威胁,让小姐看到了危机,所以才急着到处找靠山。”摇光笑呵呵地回答,“而且比赛的事情结束了,玉海棠也是一个威胁。”

    她的一番话,算是变相告诉大家,叶子衿为什么急着找靠山了。

    这个解释居然和越清王半点儿关系都没有!

    “你告诉那小丫头,以后就算老头吃腻了她做的饭菜,也绝对不和她翻脸,绝对不会对她下手,总可以了吧?”封老气呼呼地回答。

    “小姐说,男人的话要是能信,除非母猪能上树。”如冰一字一顿地回答。

    这叫什么话?众人全都傻眼了,只有容峘脸上半点儿惊讶之色没有。

    长公主哭笑不得,原来还真是她想多了,叶子衿之所以选择她作为靠山,原来只是因为她是个女人。如果仅仅如此的话,她倒是愿意做叶子衿的靠山了,只是恐怕并没有那么简单!

    “果然就属小人和女人最难养。”封老气得想杀人。

    “小姐说,你也是女人所生。”还是如冰不怕死。

    该死的小丫头竟然将他老人家吃得死死的,居然想到他会说这句话?

    “老头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许下的诺言,难道还怕老头翻脸不认账吗?”封老气死。

    “那可不好说,小姐说你这个人脸皮厚得出奇,鬼才知道以后你会不会翻脸不认账呢?”摇光摇着头警惕地看着他。

    该死的,叶子衿那小丫头难缠,怎么她手下的婢女也这么难缠。

    “你将这个拿给她,这是老头子的信物,她这下总该放心了吧?”老头扔了一个木牌丢给了摇光。

    摇光一把接过,连看都没看一眼,“我进去问问小姐,看小姐愿不愿意相信你。”

    说完,摇光闪身进了后厨房。期间,容峘一直淡淡坐在那儿,无论是长公主,还是封老和摇光发生的争执,他一概没有管。

    不大一会儿,摇光出来了。

    封老忽然觉得自己居然还有点儿小紧张。

    “我家小姐说,就当母猪上了树,暂且相信你一次了。”摇光说出的话依旧很气人,当然也很叶子衿化。“你坐王爷这一桌,等会儿才上齐了才能吃,期间你得看好饭菜。”

    这话好气人呀!八皇子和太子、十皇子最不高兴,他们都打定主意要赖在容峘这一桌了,谁想到叶子衿居然在关键时刻给他们来了这么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