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卡牌魔法和游戏王

作品:《火影之黑色羽翼

    p:这个字数之后会改,看正版的等下刷新一下就好了,看盗版的注意一下。

    因为莫名原因12章被封了,本来想今天两更的,结果一直在看12章,想找出那里违禁了,结果研究了半天都没有发现,无奈之下只好当是因为死亡笔记的原因被封禁了,所有思念体的名字改了夜神月改为夜无月。

    三天后,评议会议长,克劳福德-希姆在评议院大厅召见了乌鲁蒂亚,夜无月,齐克雷因三人满脸笑容对着三人说道:“欢迎各位加入评议会。”

    “多谢议长大人。”三人异口同声的说道。

    “难得三位俊才加入评议会,这是评议会的荣幸。”克劳福德一脸富态的笑着说道,“至于你们具体的事物,就有欧格来安排了。”

    “乌鲁蒂亚就先加入评议院的监察部门,你们两位去第三第四检测部队报道。”欧格说着就让人带着夜无月和齐格雷因去各自的部队报道,至于乌鲁蒂亚则是由欧格亲自带着去监察部门。

    “以后就是同伴了,请多关照。”在分开的时候,夜无月对着齐克雷因笑着说道,第三检测部队和第四检测部队不在一个方向。

    “彼此彼此。”齐克雷因笑道。

    “乌鲁蒂亚,齐克雷因,不过到底是齐克雷因还是杰拉尔就两说了。”夜无月盯着齐克雷因的背影看了片刻,才在评议院的青蛙人带领下,走向他未来所待的第三检测部队。

    这片世界可不只是有人类,还有很多亚人种,评议院的青蛙人,就是一种亚人种,也是评议院的对外特使。

    对于亚人种,夜无月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可不是种族狂人,没那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到是乌鲁蒂亚和齐克雷因让他十分的意外。

    这三天,在评议院调查夜无月和齐克雷因的身份的同时,夜无忌也在调查杰拉尔,托成为级魔导士的福,夜无忌在几次任务之后,也接触了不少这个世界的势力,其中就有专门贩卖情报的势力。

    不过这个势力对于杰拉尔的了解也不多,只知道杰拉尔是一个使用黑暗魔法的邪恶魔导士而已,一直在各处为非作歹。

    不过因为杰拉尔的实力强大,平时又十分的谨慎,评议院虽然一直在通缉杰拉尔,但始终都没有成功。

    对于齐克雷因的出现,夜无月并没有太过于意外,无间道可不是白看的。

    本来夜无月是怀疑齐克雷因或许就是杰拉尔的思念体,不过在知道乌鲁蒂亚的身份之后,夜无月又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了。

    因为乌鲁蒂亚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和邪恶魔导士待在一起的人,她的母亲可是上任圣十十大魔导之一的乌鲁,乌鲁身前虽然不是十大魔导,但是在她拼死封印了戴利欧拉之后,评议院为了纪念乌鲁的功绩,就追封乌鲁为圣十十大魔导。

    乌鲁蒂亚为什么受到评议院人的尊敬就是因为她有一个圣十的母亲,这样的人,很难相信她会与杰拉尔是一伙的。

    也就是说齐克雷因可能是真人,不是什么思念体。

    不过就算齐克雷因就是杰拉尔,夜无月也不会主动做什么,他之所以来到评议院是有自己的计划的,只要他们不影响他的计划,他可以当做视而不见。

    “这评议院也太松懈了吧。”虽然心中已经有了应对,不过夜无月对于这么容易就把齐克雷因招进评议院,还是感到奇怪。

    不管怎么说,评议院的综合实力也是伊修加尔大陆最强的,远超任何一个公会,就算是妖尾也是如此,就算妖尾的三大超魔法全部齐全也不是评议院的对手,超魔法是厉害,但也要看魔力多少啊。

    魔力强大的超魔法才是真正的超魔法,如果魔力不够,那只不过是大和而已,不是初代。

    如此强大的势力,却这么容易就让齐克雷因进入了,这实在太让人奇怪了,哪怕有乌鲁蒂亚作证,也不应该如此匆忙才是。

    夜无月换位思考了一下,如果是他处于评议院高层的位置,肯定不会轻易允许齐克雷因进入评议院的,这和夜无忌和夜无月不同。

    “议长,这不合适吧,齐克雷因安排在第四检测部队。”事实上,评议院的其他议员对于齐克雷因确实有着不同意见的,虽然没有发现齐克雷因是思念体,但对于杰拉尔,评议院的各位议员可是十分警惕的。

    一般人可能只知道杰拉尔是一个邪恶的魔导士,杀了不少无辜的人,可各位议员可是十分清楚,当初的r系统,就有杰拉尔的存在,r系统,可是那位史上最邪恶,最残暴的黑暗魔导士发明的魔法。

    “没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们不能因为一个人是坏人,就牵连到其他人,据我所知齐克雷因可是一个十分善良的人。”议长,克劳福德开口道。

    “可是。”一边的欧格还想说什么,却被议长给打断了。

    “好了这事就到此为止了,至于你们的担心,我是知道的,反正他们就在评议院,你们的眼皮底下,他们是什么人,你们可以自己判断吗。”克劳福德笑眯眯的说道。

    “也好,先考验几年吧。”其他的议员看到议长主意已定,彼此对看了一眼,无奈的点头道。

    “至于乌鲁蒂亚,考虑到她的母亲,还是不要让她前线部队了,让他先在菲奥雷王国监察王国的魔导士公会吧。”对于议长的这个安排,其他评议员都没有反对。

    “事我已经做了,可以付钱了吧。”在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之后,议长克劳福德小心的拿出一个魔法水晶,联络到一个神秘人,直接开口道。

    “很好,钱已经打给你了,希望下次可以继续合作。”魔法水晶里面传出一个陌生的声音。

    “好说,好说,只要有钱,什么都好说。”议长笑嘻嘻一边说着,一边查看他的魔法银行卡,看着里面的数字,议长笑的更灿烂了。

    “解决了。”空中一艘黑色的飞空艇上,本来应该在评议院的乌鲁蒂亚此刻却出现在这里,在她的身边,一个一身黑袍的白发老人正慢慢收起魔法水晶,这人正是恶魔的心脏的会长哈迪斯。

    “对于克劳福德来说,只要有钱什么都好说,你如果有足够的钱,他甚至可以把魔导精灵力卖给你,可惜没有人能够出的起这个价钱。”哈迪斯笑着说道。

    “这样的人不知道是如何当上议长的。”乌鲁蒂亚问道。

    “因为他的魔法,魔导精灵力太过于强大,在评议院需要众多的魔导士才能启动,而他一个人就可以启动魔导精灵力。”哈迪斯道。

    “什么魔法这么强大。”乌鲁蒂亚惊讶的说道。

    “算不上强大,只不过正合适魔导精灵力而已,所有他才会成为这一届的评议会的会长,古文书魔法。”哈迪斯道。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这对于我们来说却是一件好事,等到那个完成了,到是免不了还需要他,如此就让他多活几年吧。”乌鲁蒂亚沉思了一会,开口道。

    “如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只要完成了那个系统,启动它,就可以复活史上最伟大的黑魔导士,有了他,大魔法世界就可以完成,你的愿望也可以实现了。”哈迪斯站起来,看着远处的天空,目光有些深邃。

    “不过这次任务出了些意外,妖尾那边也有一个人加入了,不知道是不是想法和我们一样,还是真有其事。”乌鲁蒂亚把夜无忌和夜无月的事情说了出来。

    “确认是思念体了吗。“哈迪斯问道。

    “不确定,从魔法上来看,确实应该是两个人,不过根据我的预感,他应该是一个人。

    “奇怪,这么年轻就成为妖尾的级魔导士,论实力肯定不在你之下,不过他加入评议院干什么,能够加入妖尾,他的心性应该不错,难道是马卡罗夫的手段,这么多年没回妖尾,妖尾也变了很多了啊。”哈迪斯说着就沉默了一会。

    “需要杀了他吗,正好我可以顺手解决他。”良久之后,哈迪斯开口道。

    “暂时没有这个必要,杰拉尔那里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他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是一个不错的棋子。”乌鲁蒂亚说道,“如果他真的干扰到我们的计划的话,在杀他不迟。”

    “那就交给你了,对了仔细打探下评议院其他圣十的下落。”哈迪斯道。

    “哦,有什么大计划了。”乌鲁蒂亚好奇的问道。

    “很简单,六魔和冥府之门好像有些不甘寂寞,准备给评议院一个下马威,我们正好可以掺一脚。”哈迪斯道。

    “没问题。”乌鲁蒂亚说着身影就消失了,这里的乌鲁蒂亚竟然是思念体,实在是让人意外。

    “无忌你有一个哥哥。”马卡罗夫惊讶的看着夜无忌,对于夜无月的身份,马卡罗夫从来没有怀疑过。

    “啊。”夜无忌惊讶的看着马卡罗夫,愕然道,“是有一个双胞胎哥哥,不过我和他关系不太好,怎么会长你见到他了。”

    “没有,只是一个朋友打听一下而已,没事了,你忙吧。”马卡罗夫看着夜无忌和卡娜玩着卡牌游戏,笑着点了点头。

    对于夜无忌的心性他十分的满意,没有因为自己成为级魔导士就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提起级魔导士,马卡罗夫对于自己的孙子拉库萨斯无奈的摇了摇头,在成为级魔导士之前,拉库萨斯和公会的其他人关系还不错,可是成为了级魔导士之后,拉库萨斯就变了。

    可对于拉库萨斯,马卡罗夫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期望随着拉库萨斯的长大,会成熟一些了。

    p:后面会尽快改。

    韩非子之死的母本说法和主流说法见于司马迁的《史记?老子韩非列传》:“李斯、姚贾害之,毁之曰:‘韩非,韩之诸公子也。今王欲并诸侯,非终为韩不为秦,此人之情也。今王不用,久留而归之,此自遗患也。不如以过法杀之。’秦王以为然,下吏治非。李斯使人遗非药,使自杀。韩非欲自陈,不得见。秦王后悔之,使人赦之,非已死矣。”

    司马迁写韩非子之死,写得简练、生动、传奇,然而太过简略的笔触,给人留下了难以释然的空白。

    韩非子即使不死,也早已断绝了活路,终将走向死路。

    当堂溪公言之谆谆地告诫韩非:“臣闻服礼辞让,全之术也;修行退智,遂之道也。今先生立法术,设度数,臣窃以为危于身而殆于躯。何以效之?所闻先生术曰:“楚不用吴起而削乱,秦行商君而富彊,二子之言已当矣,然而吴起支解而商君车裂者,不逢世遇主之患也。”逢遇不可必也,患祸不可斥也,夫舍乎全遂之道而肆乎危殆之行,窃为先生无取焉。”韩非的回答,却显得义正词严,直率而不够礼貌(俩人之间,可能存有年龄差距):“臣明先生之言矣。夫治天下之柄,齐民萌之度,甚未易处也。然所以废先王之教,而行贱臣之所取者,窃以为立法术,设度数,所以利民萌便众庶之道也。故不惮乱主暗上之患祸,而必思以齐民萌之资利者,仁智之行也。惮乱主暗上之患祸,而避乎死亡之害,知明夫身而不见民萌之资利者,贪鄙之为也。臣不忍乡贪鄙之为,不敢伤仁智之行。先王有幸臣之意,然有大伤臣之实。”

    “先王(当为先生)有幸臣之意,然有大伤臣之实。”

    韩非认为,堂溪公虽是一番好意,但不了解自己,误解了自己,甚至,伤害了自己。同时,“惮乱主暗上之患祸,而避乎死亡之害,知明夫身而不见民萌之资利者,贪鄙之为也。”之句表明,韩非早已下定了向死而行的决心,做好了向死而行的准备

    “先王(当为先生)有幸臣之意,然有大伤臣之实。”

    韩非认为,堂溪公虽是一番好意,但不了解自己,误解了自己,甚至,伤害了自己。同时,“惮乱主暗上之患祸,而避乎死亡之害,知明夫身而不见民萌之资利者,贪鄙之为也。”之句表明,韩非早已下定了向死而行的决心,做好了向死而行的准备

    “先王(当为先生)有幸臣之意,然有大伤臣之实。”

    韩非认为,堂溪公虽是一番好意,但不了解自己,误解了自己,甚至,伤害了自己。同时,“惮乱主暗上之患祸,而避乎死亡之害,知明夫身而不见民萌之资利者,贪鄙之为也。”之句表明,韩非早已下定了向死而行的决心,做好了向死而行的准备

    “先王(当为先生)有幸臣之意,然有大伤臣之实。”

    韩非认为,堂溪公虽是一番好意,但不了解自己,误解了自己,甚至,伤害了自己。同时,“惮乱主暗上之患祸,而避乎死亡之害,知明夫身而不见民萌之资利者,贪鄙之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