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私欲与大义

作品:《盛唐绿帽公

    “报,启禀大汗,帕尔萨隆将军禀告,已经击溃前方之敌,请问大汗接下来是追赶敌人溃兵还是留下来固守。”

    八月,一望无际的大草原上,到处都是齐腰深的碧草,夕阳已经日落快要落山,只是余晖还依然极为耀眼,天气依然仿佛一个闷罐一样,让人难以承受,只是,和这热情如火的天气比起来,更加火热的是草原上不断奔走着的士兵。

    “哼,帕尔萨隆真是越来越没用了,这点小事还用禀告,莫非害怕本汗不记得他的功劳了不成,你回去告诉帕尔萨隆,如果让对面敌人的头领跑了的话,他这次的功劳就不要想了,如果抓住敌人头领,本汗封他为我突厥第一勇士,另外在击败铁勒诸部后,任凭他挑选一块三百里方圆的草场。”

    看着眼前传令兵,突厥大汗阿史那骨哚禄连头都没抬的说道。

    “恭喜大汗,贺喜大汗,此一战,我军仅仅出动七万兵力,就击溃了铁勒诸部将近十万大军,铁勒诸部的主力可谓一战皆亡,从此以后,铁勒诸部将再也没有阻拦我军前进的步伐了,剿灭铁勒诸部,一统北疆草原,重新恢复我大突厥往日的宏图伟业,指日可待,大汗将会是自阿史那土门称伊利可汗之后,我大突厥的有一个伟大的可汗。”

    传令兵一走,大帐中一片吹捧声不断。

    看着眼前满脸喜色的吹捧之人,唯独阿史那骨哚禄脸上带着冷笑,有些不以为然的说道“怎么,你们以为真的如此吗?”

    “大大汗,不知道还有什么隐秘不成,我等愚笨,还请大汗训斥。”一个将领站出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哼,亏你们还是跟随本汗多年的老人了,连这点都分不清楚,不错,这一张我军是击败了铁勒诸部将近十万大军,看起来是一场大胜,可你们想过你们,这十万铁勒大军究竟是什么人,更加不要忘了,我们真正的对手是谁。”阿史那骨哚禄的不满的扫视了众人一眼说道。

    这

    原本许多人都被眼前的异常大胜给迷住了心智,此时经过阿史那骨哚禄提醒,才猛的想到,现在还真的不是他们高兴庆祝的时候。

    要知道,这次铁勒诸部虽然集结了十多万大军,可这些大军大多数都是各个部落联合起来的,说他们是乌合之众,一点都不过分,只有隶属于回纥的七万多大军才是真正的精锐之士,而这次会展,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没有一个回纥部落的士兵,全部都是各个部落凑合起来的乌合之众。

    这也是他们能够轻松取得胜利的原因所在。

    虽然这一战后,铁勒诸部看起来实力大损,可其实他们的战斗力并没有损失多少,只要有回纥部落的数万大军存在,突厥始终无法真正的平定铁勒诸部,这也是阿史那骨哚禄在大胜后,并没有感到多么高兴的原因。

    “大汗英明,我等惭愧。”

    “驾,驾,驾”

    一声声大喊不断响起,伴随着大喊,马蹄声也非常急促的飞驰着,可马上的骑士却先是没有看见一样,依然不断的在催促着,甚至是不是用手中的马鞭,狠狠的抽打着战马的身上,让战马在奔驰的时候,时不时的传出一声声悲鸣声。

    “大汗,我们不能在这么快速奔驰了,人能够受得了,可战马肯定无法长时间保持这么快速的奔驰,如果时间一长,战马一完,我们恐怕也难逃敌人的追杀了。”

    一边飞快的奔驰着,战马上有人喊道。

    “你说怎么办。”

    说话的人看起来年纪不大,虽然衣着极为狼狈,可从他身上那极为不凡是丝绸和皮毛来看,绝对是一个具有一定地位的人。

    实情也确实如此,此人正是回纥部落的大汗,阿莱多。

    要说阿莱多身为回纥部落的大汗,应该身处于回纥部落,再不济,也应该身处于回纥大军的军营中,怎么回城出现在这个地方,还如此狼狈的,被人追杀。

    说起来都是红颜惹的祸,自古红颜多薄命,所谓的搏命有两种意思,一种是说她自己的命运多折,另一个是说和她有关系的人命运多折。

    阿莱多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回纥部落的大汗,放在现在来说,那就是高富帅中的高富帅,比什么富二代,首富之子要强太多了,那真是要什么有什么,金银财宝,红颜美女,不用出去,就会自动找上门的。

    可唯独在见到太平公主李灵月后,阿莱多彻底迷失了,为了讨的李灵月的喜欢,可谓是想尽了一切办法,可无论何种办法,却最终难以博得美人一笑。

    无法奈何之下,阿莱多只能花费重金,收买李灵月身边的下人,最后终于得到了一条比较靠谱的答案,那就是李灵月喜欢英雄。

    为了打动美人心,阿莱多想要成为绝世无双的英雄,而成为英雄最后的办法,并不是什么行侠仗义,做什么大侠,而是驰骋沙场,带着千军万马,踏破一切敢于阻挡在前面的障碍,无论他是高山还是大海。

    可惜,阿莱多大汗的这个英雄梦,还没有开始就被人给打断了,打断他的是他的阿姆,沈柔,在知道阿莱多为了讨好李灵月,居然想要带着回纥部落和整个铁勒诸部的大军和突厥进行交锋的时候,沈柔彻底愤怒了。

    下令将阿莱多给关了起来,同时也剥夺了他对回纥部落军队的管理权力。

    只是,曾经极为听话的阿莱多,这次却第一次有了逆反之心,被关起来后,阿莱多就开始绝食,直到三天没有吃一粒米,喝一口水后,才被无可奈何的沈柔放了出来,只是在关于出兵一事上,阿莱多和沈柔产生了剧烈的冲突。

    沈柔认为现在不是和突厥大军进行决战的好时候,可阿莱多却不管不顾了,在加上一些被突厥大军占据了草场的部落族长在一边蛊惑,最后阿莱多一气之下和沈柔摊牌,那就是他可以不动用回纥部落的大军,除此之外,铁勒诸部其他部落,只要愿意跟随他的军队,沈柔不可阻止。

    “博果儿,你说应该怎么办才好,本汗都听你的。”

    听到贴身侍卫长的劝说,阿莱多脸上露出渴望的神情说道,对于现在的阿莱多来说,什么讨好美人,什么建功立业,全部都是狗屁,唯独让自己活下去,才是最好的办法。

    看着脸上还带着些许稚嫩的大汗,博果儿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作为沈柔心腹的博果儿,这么多年了,已经看过太多的争斗了,部落和部落之间的,部落里面自己人的,就好像眼前这个大汗,虽然名义上是回纥部落的大汗,可十多岁的年纪,如果不是又沈柔这个极为精明和有能力的可敦在后面全力维持着,恐怕阿莱多早就被人给赶下大汗的宝座,或者直接被人给杀害了。

    “哎,希望经过这一次后,大汗能够快速的成长起来,要不然,等到可敦去后,我回纥恐怕就要彻底消亡了。”

    虽然心中有所感叹,可对于沈柔和阿莱多的忠心,还是让博果儿做出了最好的选择。

    “大汗,现在大军四散而逃,虽然看起来遍地都是散兵,敌人不一定知道我们的位置,可此去回纥部落,只有一条路,也是最近的一条路,如果大汗顺着这条路回去的话,肯定会一直被突厥人给追赶着,因此,依照属下看来,由属下穿着大汗的衣服,打着大汗的旗帜顺着这条路返回回纥,从而吸引追兵的注意力,而大汗穿着普通战士的衣服,带着护卫们从别处绕道返回回纥。”

    博果儿说道。

    “这”

    听到博果儿的话,阿莱多脸上泛起了一阵犹豫之情,倒不是他不相信博果儿,而是真的如此做的话,他倒是很有可能逃出升天,可担任吸引任务的博果儿一行人,恐怕就要凶多吉少了。

    “大汗,不可在犹豫了,否则的话,等到敌人追上来,可就什么都晚了。”博果儿说完,也没有等到阿莱多同意,就让人将阿莱多的衣服做了变换,换上了另外一匹战马后,让侍卫们带着向另外一方面走去了。

    “大人,我们是不是也该走了。”看着阿莱多一行人走远后,博果儿身边另外一个侍卫询问道。

    “嗯,在等等,等等敌人快追上来的时候在走,否则的话,万一他们顺着大汗的踪迹追下去的话,我们的付出就白费了。”博果儿淡淡的说道,仿佛即将面临的不是什么生死存亡的事情,而是吃饭喝水一般的平常事一样。

    “真是混账东西,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此真是至理名言,太宗和先帝在时,对待契丹部落可谓是恩宠有加,没有我大唐的支持,他们契丹只是草原上一个认人欺凌的小部落而已,那里会有现在这种独霸一方的实力,现在居然还敢狮子大开口,要求取胜后,得到千里草原,嘿嘿嘿,真是会趁火打劫呀!”

    松漠都督府城中,段简等人下榻的居住地

    段简看着屋中其他人,忍不住冷笑道。

    虽然得到了契丹答应出兵的答案,可段简心中的怒气比先前更加旺盛,恨不得将看到的契丹人都给砍个稀巴烂。

    也难怪如此,段简在后世虽然只是一个商人,还是一个大商人,可正是如此,他才能够深刻的体会到,一个民族,如果没有一个强有力的国家在后面支撑着,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会是千难万难,甚至许多时候,明知道别人在占你便宜,你却无可奈何。

    而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什么最重要,土地,有了土地才会有一切东西,就好像犹太人一样,他们中间有多少科学家,多少富可敌国的商人,可没有国家支持的他们,战争一爆发,他们就是最大的肥羊。

    可现在,契丹人居然敢身手向段简讨要土地,还一张嘴就是千里之地,虽然那些地方,现在都不是大唐的土地,可对于段简这个连和亲都认为是极为耻辱之事的人看来,这件事就是立马开战的由头了。

    “郎君,除了讨要地盘之外,不知道那大贺枯莫离还提出了什么要求。”周兴听完了段简的解释后,冷静的问道。

    “没有,怎么,你莫非还觉得他们的胃口不够大吗,千里之地,恐怕古往今来敢做出这种许诺的人没有多少吧,如果某今天真的答应了他们,恐怕某就离死差不多了,就算死了,在后世的史书上,某也躲不过一个卖国的罪名。”段简冷声道。

    “郎君过略了,属下不是这个意思,其实,属下的意思是说,那大贺枯莫离除了这个条件,没提其他条件,恐怕他已经认准了,郎君肯定会答应他们这个要求的。”周兴说道。

    “答应,哼,某就算是死,也不会答应。”

    段简极为坚定的说道,对于段简来说,大清时候,李鸿章替慈禧太后擦屁股,签下了马关条约,将台湾割给日本后,也算是一代能臣的李中堂,彻底成了卖国汉奸的代表,有这种前车之鉴存在,段简怎么敢重蹈覆辙,要知道,现在可不是奴性严重的大清,而是自尊心极具爆棚的大唐时期,如果段简敢签订这种条约,恐怕回去后被人给生吞活剥了都有可能。

    “如果郎君不答应他们,不知道从何处调兵遣将,如果失去了这么一个剿灭突厥人的好机会,在想找到,可就不容易了,这件事所牵连的后果,郎君没想过吗?”周兴问道。

    “这”

    段简顿时无语了,一方是击败将来注定会成为大唐心腹之患的突厥,一方却是牵扯道个人利益和名誉,这种两难的选择,却是将段简给为难住了。

    “哈哈哈,郎君其实不必如此愤怒,此事并不一定两全其美,属下倒是有一个好办法,既能够让郎君保住名誉,又能够让契丹人出兵。”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